-果陀

-或许有点掉san 慎入


果戈里做了梦。


他发现自己坐在一场盛大的宴席上。衣着华美的贵妇人们头顶装饰着羽毛,白皙的脸颊半掩在折扇后窃窃私语。光线从水晶吊灯中四散而出,又在高脚杯里打了几个旋,最后落在果戈里金灿灿的眼睛里时已然模糊不清,像是隔着没擦干净的镜子看画片。他不太确定自己和周围的绅士说了些什么——这种场合他总是会说很多话,各色的字眼就像坏掉的水龙头里淌出来的水一样从他口里吐出,把原本就模糊的画片泡得越发滑稽了。


然后主菜端了上来。银制的餐盘盖一闪,一片红红绿绿的颜色在眼前晕染开来。果戈里定睛一看,原来是一棵巨大的花椰菜,白菜花和绿西兰花浑然天成般拼接...

14 Oct 2021

-瓦尼中心无cp

-是遇到诺艾之前的瓦尼

-漫画剧透注意!


       瓦尼塔斯猛地睁开眼。一片寂静的黑暗中,一双蓝盈莹的眸子像两团幽幽的鬼火,正诡异却安宁地燃烧着。瓦尼塔斯不禁打了个冷颤,恍惚间仿佛看到了某个苍月吸血鬼从柔顺的长发间朝自己露出似有似无的微笑。苍月这样笑着,细长的眉毛舒展开来,湛蓝的眸子半掩在浓密的睫毛下,像一汪蓝澄澄的湖水,像要把对方一整个吸进去似的,怎么都移不开目光。这样看久了,仿佛置身于一场蓝色的梦境中,像暴风雨来临前安详的森林一般心宁平安。...


01 Aug 2021

-瓦尼中心无cp

-是遇到诺艾之前的瓦尼


      傍晚,雨停了。瓦尼塔斯爬上小旅馆的屋顶,挑挑拣拣好不容易找出一块不太积水的空地坐下,感受凉爽的微风拂过面颊,呼吸间带有泥土和草叶的气息。明天一早他就准备动身前往南部近郊,为了这份持咒者的目击情报,但丁又从他手里大敲了一笔。

      “可恶的秃子……”

      夜晚正带着寒意侵蚀这片大地,这让瓦尼塔斯忍不住裹紧了肩上的大衣。但是夜还没...

17 Jul 2021

千柑寺:

◎ 坏种·The Bad Seed 2021果陀合志

一套 = 正刊x1+海报x1+书签x1+挂件x1+明信片x3+飞机盒x1,不拆卖


◎ 传送门:预售地址 & 文章预览


◎ 参本人员名单:

文:青羽 @青羽羽咕咕咕咕咕 

文:山见鹿  @山见鹿 

文:Did @Did

Guest文:阿彻 @Delta阿彻 

Guest文:西城光时 @西城光时

文&催...

20 May 2021

【陀太陀】一个没有影子的人

- 陀太陀无差


嗡嗡作响的嘈杂人声像潮水般从脑海中褪去,四周骤然间像下过雪的早晨般寂静,太宰治听到一曲大提琴拉奏的咏叹调。是《里纳尔多》,他想,手指向前一伸,指甲与玻璃杯相碰发出叮地一声轻响,他这才想起自己已经在吧台待了一个钟头了。他徒劳地从一片浑噩的大脑中抓取些许不成片段的只言片语,但是一切都仿佛隔着一层结了霜的玻璃窗,看不真切。他于是把目光转向不远处蹩脚的舞台,那个灯光和音乐一同流淌着的角落,想知道是谁把大提琴拉得这么难听,就像一个无家可归的孩子在星期五晚上的街头哭泣。哦不,这才是这首咏叹调的灵魂所在。他于是嗤笑一声。在他揶揄的目光尽头,一个斯拉夫青年怀里的大提琴正肆意地淌...

23 Dec 2020

【文野】第五百八十二位太宰治如是说

-太宰中心无CP


哒哒哒。门被轻叩了三声,一个身着平整条纹衬衫、戴波洛领结的太宰治走了进来。他深棕色的短发伴随着轻巧的步伐柔和地颤动,即使在白色的射灯下,看上去仍旧蓬松而不凌乱,带给人舒心之感。研究员打赌它们摸上去的手感一定与他的价格一样惊人。


“日安,先生。”这个太宰治轻轻弯了弯嘴角,明朗的声音流淌在狭小的房间内,他细长的眉眼伴随着微笑舒展开来。


“太宰治E301Z752F,您好。”研究员点头致意。他熟练地扫描这个刚刚就坐的太宰治颈后的条形码,显示出与手中资料完全一致的信息。他于是在太宰治对面落座,将平板输入终端握在手中,准备开始新一轮一成不变的谈话...

12 Aug 2020

-司普


柚木普甚至不记得事情是怎么发生的。

回过神来他已经被几个国中男生围个密不透风。为首的高个子带着几个跟班指手画脚,宣称柚木普在捞金鱼时搞小动作,撞破了高个子的网纸,害他们落得个竹篮打水一场空。那年柚木普刚满十岁,白白净净的脸上一双大眼睛,往上看时只动眼珠不扭头,像极了乖顺的家猫,在角落一坐干干净净。巷尾的野狗大约也是抱着如此想法,仿佛凭自己脱落个大半的犬牙竟可以咬上两口,也不会加以还击似的。一年一度的夏日祭本就肩摩踵接,连带再如此一闹,更是如鼎水之沸,吵得柚木普脑壳嗡嗡作响。余光跃过几个飞扬跋扈的头顶,瞥见遥远的星光闪呀闪。或许是被祭典的灯火夺去了喧嚣,今天的星星竟也不似平日那般...

02 Mar 2020

-果陀


陀思妥耶夫斯基终于睡着了。没有月亮的晚上,黑暗支配了广袤的原野。果戈里坐在床边的地板上,听挚友平稳的呼吸从上方传来,觉得肩头坐了一位缄默的神。他终于还是把利刃抵在挚友纤细的脖颈上。我是要怪您的,他想,我非怪您不可。怪您让落日红似血,怪您让天空蓝如玉,怪您让拐角处的咖啡馆熙熙攘攘,怪您让雪天的街心公园门可罗雀,怪您在夕阳下抚摸天鹅的羽毛,怪您在朝霞里凝视苏醒的白鸽,怪您凌厉,怪您淡然,怪您装模作样的热诚,怪您假心假意的乖张,怪您那一天在我胸口的冻土里埋下了一颗种子,怪您对破土而出的荆棘避开的目光。现在,我来了,他想,这一次,我非怪您不可。下一秒或许根本不会有血流出,或许我们早就都死...

11 Dec 2019

【果陀】湖心岛

-漫画78话剧透注意!

-角色死亡预警!

-原作未来捏造


“小伙子,这大冷天的你在找什么?车胎瘪了吗?”

“您好!原本只是想碰碰运气没想到真的有人——今天可真是个不错的星期三!谢谢您!不过很遗憾回答错误:我是在找人。”

“人?”

“对对!黑头发,白皮肤,比我矮这么一点,看起来瘦瘦小小,但是如果早上不喝黑咖啡眼神就会超凶的那种——啊、还有!他的黑眼圈可太严重了,我敢打赌您绝对见不着第二个。”

“听上去还是有些模糊……他有名字吗?”

“当然!我是说,只要是人当然就有名字——他叫费奥多尔。如果叫他费佳是会生气的……呀、这可是秘密!”

“年轻人,这一带的费奥多尔太多了...

06 Dec 2019

-无赖派


太宰治一溜烟钻到他们两个中间,坐上那个给他预留好的老位置便灌下两杯威士忌,那副视死如归的模样活像三天没喝水。他好像是刚刚结束什么重要会议,空着肚子灌下两杯酒,冲得两条细长的眉毛都拧在一起,却还是在片刻犹疑后叫了第三杯。织田作之助和坂口安吾一左一右坐在身旁,也不阻拦,对于即将登场的重磅新闻心知肚明。果然,太宰治把空酒杯往桌上一放,把胸脯拍得啪啪响,笑了起来。从明天起我就是干部啦,他说。他嘿嘿地笑着,抓了抓头发。织田作之助认得这副酒精堆来的快活相,他在来黑手党报道的第一天早上也这般喝了两杯。那天他比闹钟提前半小时醒来,花三分钟穿上新衬衫,五分钟犹豫要不要剃须,十分钟思考是否要加热最...

02 Sep 2019
1 2 3 4 5 6
© 西城光时 | Powered by LOFTER